当前位置: 首页 > 科技

互联网大厂彩礼调查:有崩溃,也有相互谦让

来源:36氪

在2024年春节前夕,《新浪蜂鸟》联系了100位遍布在北京后厂村、望京、五道口、知春路,以及杭州的大厂从业者,试图了解他们关于彩礼的态度和故事。

蜂鸟编辑部

编辑李固

来源|新浪蜂鸟(ID:fengniaosina)

封面来源Pexels

在过去的二十年里,中国互联网从业者群体始终在扩张。在大部分人眼中,他们有着相似的画像:集中在北上广和杭州,本科、研究生学历为主,收入高于平均线,加班成为常态,架构相对扁平,高龄淘汰……等等;

在个人生活方面,严重的内卷,也让他们需要更合理地利用每一个假期,完成诸如探亲、结婚等安排。

在2024年春节前夕,《新浪蜂鸟》联系了100位遍布在北京后厂村、望京、五道口、知春路,以及杭州的大厂从业者,试图了解他们关于彩礼的态度和故事。

在交流中,他们有迷惘、悲伤,也有美好的回忆和体会。

因为篇幅限制,我们挑选了其中5个故事,配合100个样本统计,以第一人称的方式进行讲述,试图在记录的同时,为长假里更多的亲家与新人提供参考。

文中讲述者均为化名

文中数据来自100名互联网大厂员工

调查时间:2024年1月22日——1月28日

100位互联网大厂样本分布情况

100位互联网大厂样本分布情况

李李  运营  2023年商议结婚  

内蒙古&内蒙古  彩礼16万 

我和我对象都是内蒙人,我在北京的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,他在老家体制内,多年异地也兜兜转转走过了5个年头,没想到因为彩礼走到了分手这步。

内蒙的彩礼平均水平是16万,中档的18万,条件好一点的人家给20万,我们家多的也不要,就说按平均水平来就行,结果对方态度坚决地只给6万,成了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2023年末的时候我30岁了,应该要结婚了,这几年和男朋友虽然会因消费观争吵:比如有一次他怪我吃了顿70块的早餐,但信任和习惯让我决定往前走一步看看。

在旁人眼里,我们是“条件悬殊”的一对:我父母是正教授,我曾去英国留学拿到了硕士学位,而我男友是普通工薪家庭,他是二本的学历。

在我父母的观念里,门当户对是无法绕过的坎。这几年,我父母一直劝我跟他分手,我却难以分掉。

而在他父母的眼里,我是一个只会花他儿子钱的女人,按她妈妈曾在我的抖音账号下面留的言来说就是:“我觉得你既然不跟我儿子结婚,为什么还要这么拖着他?“

100位互联网大厂样本分布情况

2023年10月1日,在我不断地说服我父母之后,在内蒙包头的一家餐厅的包厢里,双方6个人终于坐到了一起。

这也是男友和父母第一次见到我爸。因为我爸的态度一直很鲜明:这5年里,男朋友和他爸妈一直想和我爸见面,但他永远拒绝。

没想到的是一直态度坚决的爸爸那天竟然主导了这次谈话,首先提到了房子的问题,两个孩子要结婚,得有一套婚房。

男朋友的母亲说他们老家有一套他们自己住过的房子可以当婚房,但我爸妈提出希望把这套房卖掉去北京买房,因为我肯定是要在北京工作的。

我记得全程他父母轮番只说了这几句话:北京买房太难了,我们实在没有这个能力,我们没有这个能力。基本上整晚都是我爸在说,他父母唯一开口说话的几次都是在“哭穷“。

三个小时之后,我爸突然起身说:“行行我们都知道了,回去再商量。” 我知道我爸憋了一肚子火,但表面上还是客客气气。

在这之后整个国庆假期7天我都是在彩礼的谈判中度过的。我爸又回到了沉默寡言的状态,只有我妈说房子争取不到的话要不就谈谈彩礼和三金。

于是我和男友说你就按内蒙彩礼的平均水平16万,回去问一下你父母,多的咱也不要,咱们就按平均水平来就行。

第二天他回来和我说彩礼只能给6万。就因为给他弟弟媳妇的彩礼是5万,他爸妈得一碗水端平,看我条件好点所以给我加1万。当时我跟我爸说,我爸差点给气吐血。

我爸说:“他们家这就是空手套白狼,我姑娘这么优秀,他要是能娶你,他们家上辈子祖坟冒青烟烧高香了,居然只给6万块钱。”

100位互联网大厂样本分布情况

还有三金,这对我们家而言是对婚姻长长久久的祝福, 男友父母对三金的预算只有5000元,以现在市场的金价,这个价格一金都买不了。

不过转念一想他们家可能是对现在的市场金价可能没有概念。我就带着他妈妈去逛了一家周大福,逛的时候我那会看到几个金镯子,然后店员也在给我试,有实心的还有空心的,我想我肯定是想要实心的,但价格大概是2万多。他妈妈就说这个价格太贵了。

后来逛完了金店了,他们把三金的预算涨到了2万,但彩礼一分不谈。

我受够了这样的讨价还价,更让我崩溃的是我男友的态度。我一直以为他是爱我的,和我站在同一战线,但他的态度他说的话感觉变成了一个我不认识的人。

他和我说:你是要把我父母逼死吗?我父母年龄都那么大了,你还让他们出这么多钱,你知不知道我弟弟和他老婆,现在他们那个房子每个月还贷款都是爸妈出的,他们已经很烦了。

我就会想到以后当我和他父母,在某件事情可能产生了争议,涉及到我们小家庭利益时的场景。

我觉得如果首先他向着我觉得是很好,第二个他向着对的事情,我觉得也很好,但如果无论对错,他都向着他父母,我觉得这件事情很可怕。

100位互联网大厂样本分布情况

我们在一起的这5年,只要不谈到钱的问题,似乎一切都很合拍。当时我在英国上学的时候我们每天都会打4,5个小时的视频电话,好像除了上课就是泡在和他的电话粥里。

来北京工作了以后他每两周就会从内蒙来找我。他在我眼里一直是帅气,温暖,很会照顾人的人。

这次也算是通过彩礼看到了一些别的东西。 

我们分手之后我还会看到他妈妈在我抖音的最新留言:“说白了那次没聊成,你们家就是看不起我们家穷,但穷不可能穷一辈子的。”我没有理会。

现在想到理想的另一半,我脑子里冒出来的第一条是有付出精神的,希望他能愿意为了我做出一些牺牲,希望他的家庭是比较开明的,不是那种有很多条条框框的。

我们分手后,我爸妈已经给我介绍了3个相亲对象,虽然我还无法进入一段新的感情,但我好像不再排斥“门当户对“了,下次我准备交往半年就谈谈彩礼。

浩克 程序员 30岁 2021年结婚 

吉林&吉林  彩礼10万元

我今年30岁,已经在大厂工作了8年。我老婆今年29岁,已经在北京求学了8年。

关于彩礼,我们其实并没有特意去讨论,两家对于彩礼的观念不太一样。她家当初不想要,但我家坚持要给,最后以我妈拍板给10万收尾。

我和我老婆都来自吉林延边,尽管出生于同一片土地,但从成长轨迹来看,作为两个独生子女,我们俩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童年。

我的父母都是农村出身,父亲做木材加工,母亲没有工作,几十年来一直在家照顾我。作为农村家庭出来的孩子,我从小就了解到家里经济条件不算太好,但父母还是倾其所有为我付出。

直到大学毕业前,我家都没有买房,始终是在我学校旁租房住。每升到一所新学校,父母就会搬到附近,全心全意照顾我。

尽管父母如此这般重视我的教育,但他们却并不像其他望子成龙的父母一样对我的学习有严格要求。

从小我母亲便教导我,一定要做个好人,做个正直的人,而父亲则告诉我,人一定要讲义气。对他们来说,其他事都没有做人重要。

2021-2024年彩礼情况统计

相比我父母,我岳父岳母在对孩子的教育问题上则要严厉许多。读高中时,我老婆擅长文科,但岳父却选择让她读理科,因为岳父觉得培养理科思维很重要。可面对实在学不懂的物理化学,我老婆毫无意外地高考失利了。

岳父当时特别失望,而这种情绪也深深印在了我老婆心里,成为她的心病。

岳父当年是浙大的,可毕业后没有跟很多同班同学一样选择考研,而是去考了公务员,后半生就留在了海关。

我不确认岳父这些年有没有后悔过,我觉得是有的,所以格外重视我老婆的学习,并无比希望她将来能读个研究生。

自然,大学毕业后我老婆选择了考研,不过最后因为1分的差距,她被调剂到了另一所学校。但相比她本人的不满,我记得那一刻,岳父特别开心。

在北京一个工作、一个学习4年后,我们顺利迎来了我们的六周年。2020年到2021年的跨年夜,我向她求了婚。五一过后的第26天,我们便领了证。

但说实话,即便正式拿到了红本,我也没有太多兴奋的感觉。因为在这之前,我们就已经老夫老妻般相处了多年,结婚证只是个合法证明。所以我也理所当然地没有特别想过彩礼的问题,直到我母亲提醒。

2021-2024年彩礼情况统计

我记得那是很平常的一天。我吃过晚饭,给母亲打视频提结婚的事。虽然这件事我们家早已默认,但我母亲听到还是特别开心,随即便郑重地问我,对方需要多少彩礼,并要我一定重视,不能怠慢了人家。

在我的想法中,女方家庭嫁了个闺女到别人家,需要一点彩礼很正常。但从恋爱到结婚,我老婆从始自终都没跟我提过彩礼的问题。

在母亲的授意下,当我询问我老婆彩礼大概需要多少时,她才说她爸妈没说要彩礼,她也并不想要。

出乎我意料的是,母亲的态度十分坚决。她说不行,一定要给。

岳父母不要彩礼,或许是考虑到我的家境。相处多年,他们家早已了解到,我们并不是什么特别好的家庭。

在我有限的记忆中,我感到母亲也一直非常自卑。可能因为我家家庭条件,也可能因为她一直在家没有工作,又或许是觉得自己没有读过多少书。

记得小时候有一次跟母亲吵架离家出走,父亲骑着摩托车追了出来,把我拎上车,带我去散心。

在一片轰隆隆的发动机声音中,我坐在父亲怀里,听着他对我诉说母亲的不易,最后他告诉我,要多体谅母亲。

一路上,父亲的眼睛看向前方,充满深意。直到长大后我才后知后觉地明白,母亲爱的背后,有着深深的惶恐和不安。

敲定彩礼那天,也并不是什么特殊的日子。东北那边其实很少有特别高昂的彩礼,周围人一般是给个吉利数字,比如六万六千六百六十六、八万八千八百八十八。

但为了给亲家一个体面的婚事,也为了顾全自己在亲戚朋友中的面子,母亲在家里想了又想,最后在视频里告诉我,凑个整,给十万,算是我们家给儿媳的心意。

领证当天,母亲打视频给我,提醒称该给彩礼了。因为疫情,两家父母始终没能见上一面,虽然身在远方,但母亲对给彩礼这件事十分上心。于是当晚,我便从一个卡打到另一个卡,给我老婆转了钱,备注彩礼10万。

收到彩礼后,我老婆便跟她家里打了视频告知此事,岳父岳母也欣然接受了。

当我将此事反馈给母亲后,她则笑得一脸开心。至此,这件婚事在她心里就算有了着落。

从毕业到现在,我已经在大厂工作了8个年头,这也为我的家庭减轻了不少负担。

这些年间,我时不时打钱给我母亲,后来也帮我家买了房。到如今结婚,一切都在向着好的方向发展。

如果将来有孩子,我或许也会像我父母一样倾其所有付出。但我始终认为,感情好的话,彩礼不是很重要。不过如果是个儿子,还得看对方家长要多少(彩礼)。经济条件允许的话,能给多少支持就会给多少支持。

胖虎胖 制片人 2014年结婚  

北京&湖北  彩礼20万

我今年40岁,今年既是我在互联网工作的第10年,也是我结婚的十周年。

商定彩礼的那天,是在2013年的冬天,就在北京,我父母的家里。我是北京人,父亲在北京出生,母亲1岁时,因为生病随家人来北京求医,随后就留了下来。

岳父母是湖北人,在一座3线城市生活。城市很小,被长江贯穿,现在还能看到铁皮货轮穿梭在江上。

江水呈淡黄色,水流略微有些湍急,我的岳父直到70岁前,还经常用一根细绳,一端缠在腰间,一端连接着一条充满气的自行车内胎,在江两岸之间游上1-2个来回。

1998年,洪水顺流而下,岳父曾带领学校师生一起在大坝上抢险。他告诉我,管涌就是江水不断从一个又一个碗口大的窟窿里涌出。

岳父退休前是当地一所艺术高中的校长。再之前是一所重点高中的物理老师。大概40岁时他调任至一所普通中学任校长。

在职期间,他主张通过开展艺考教育,提升高考升学率,改变了这所学校的命运,也让很多不太适应应试教育的孩子,有了成材的机会。

时至今日,和他并肩走在小城的街道上,还不时会有人主动走过来,点头叫一声:“X校长好!”。印象里,每次我们继续前行,他心情都会格外的好。

20万元及以上彩礼情况统计

但在北京,他和岳母都有些拘谨。至少在2013年那个冬天的晚上,他显得有些局促。虽然在此之前,他们双方已见过多次。

在我家客厅的沙发上,他和岳母并肩而坐,膝盖紧闭。对面是未来的亲家,左边是自己的闺女和未来的女婿。

因为湖北非供暖区,彼时他们还没有进屋脱衣的习惯,印象里岳父的双手经常会放在膝盖上。 

只有我显得不太严肃,瘫靠在沙发上。因为我的腰不好,常年每天超过10小时的工作,导致脊柱有了一块增生,双腿会时不时像过电一样发麻。

比较放松的另一个原因是,我已提前知道,父母决定拿出20万做彩礼。

那年我30岁,虽然工作了8年,但由于没进过大厂,既没有攒什么钱,也对收入没什么概念。甚至没有想过,如果岳父母觉得彩礼不够该怎么办?

也许我在潜意识里认为,岳父母不会对某个数字有强烈的坚持。

我第一次见到岳父母,是在2011年前后。当时我和老婆刚刚确认恋爱关系,恰逢岳父、岳母、岳母的妹妹三个人来北京游玩。

我自告奋勇,负责开车接送。前提是不公开我和老婆的关系,以朋友相称。

因为我有些社交障碍,一紧张就会有严重的口吃,另外也怕未来不确定,感觉见了父母,万一不能走到最后,心里总会有愧疚感。

记得那天将一家人送到目的地后,我老婆小声告诉我,她母亲和小姨妈一直在打量我和窃窃私语。

我倒没有注意,但记得下车后,岳父盯着前方眺望了有一会儿,没有看我,也没有看其他人,像是在认真打量这座女儿生活、工作的城市。

20万元及以上彩礼情况统计

事实上岳父母的关系,并不十分和谐。因为那段特殊岁月,岳父在高中阶段,国家取消了高考,他在一家工厂做了8年的钳工,也是此期间,经人介绍认识了我的岳母。

岳母因为家境不好(家中一共有8个兄妹),很早就在工厂工作,虽然没有上高中,但年轻时很漂亮,即便如今老了,商场里的售货员还会说她长得像归亚蕾。

但1977年,就在两人准备谈婚论嫁期间,国家恢复了高考,岳父凭借老三届的基础,考上了一所师范院校,于是一个是天之骄子,另一个还是工人。

岳父说如果准备充分,他应该会考得更好一些。他对自己的智力很有信心,他曾告诉我,在做钳工时期,他拿过市围棋比赛的冠军。

岳父毕业后顺理成章的成为了老师,岳母则在印刷厂直到退休。

我记得岳母给我讲过一个炮竹厂爆炸的故事,在某年春节前夕,岳母工厂附近的一家爆竹厂发生了爆炸,很多工人的肢体被崩到了附近的树枝上。

工友和路人都围在树下看,仰着脑袋,尝试辨认出哪个部分是来自自己熟识的人。

相比于岳父,岳母的故事通常会更粗犷,更接地气。如果初次见面,通常都会认为她是一个心直口快的人。

每每来到我们自己的家,她总是脱下衣服就开始打扫卫生,一弄就是几个小时,无论我们是否提前叫阿姨收拾过。

但我感觉,她的粗线条或许只是一种掩饰。

一起看电影或连续剧时,她比所有人显得都要认真。

因为岳父一句不给她面子的话,她会偷偷在洗手间落泪。岳父有时会无意带出,岳母是工人,结交的朋友素质不高的过往。

每当类似的时刻出现,我会以抽烟为借口,走开10分钟左右,然后再坐在她身边,假装不在意的问一句:“妈,上次在哪个商场,人家说您像归亚蕾来的?”有时也会用刘雪华和潘红。

大多数时候,岳母听到,都会笑一笑。有时会再痛苦一会儿,有时会假装开心做给我看,重复一遍自己年轻、以及变老后依然别同龄人显得年轻的故事。

我很确定岳母曾被我的话安慰过,让她觉得这个家里还有一个男人在乎着她的感受。

我也知道即便偶尔她对岳父表现出强势的一面,也只是她对过往的一种反击。在我眼中,她敏感又心地善良。

也许在2013年的那个冬天,我已经有了这样的判断。所以当我母亲说出,想拿出20万彩礼,并询问是否可以时,我没有记住太多画面。

印象里这个话题没有任何反复,就像是被询问,是否需要续一杯茶一样。

不过记忆里,我倒还残存着一个细节。在那个晚上,岳母和我妈嘀嘀咕咕的聊了很久,我记住了其中的一句话。岳母用湖北普通话告诉我妈:“他们(我和我老婆)是有共同语言的,每天凌晨了他们还在讨论。”

我妈没有记住这句话,因为很多年后我曾问过她。

我猜我妈当时还沉浸在“保持端庄”的礼数中。她应该并不知道,坐在对面的另一个母亲,在女儿和女婿身上,看到了自己曾渴望过的东西。也许比彩礼更重要。

40岁了说教会感到害臊,但在我的故事里,有些相互的理解,能超越一些世俗定下的数字。

小金 运营  2023年结婚 

内蒙古&湖北 彩礼10万元

我今年28岁,内蒙人,在互联网大厂待了快了2年;我老公今年32岁,来自湖北,在一家国企上班。

我们2023年6月领证,年底办的婚礼。彩礼原本说好给13.14万,但最终只给了10万。当时我没想那么多,平静地接受了。

可如果我知道后面的事情是那样,我肯定不会妥协。

我老公家庭比较特殊,他原本是单亲,妈妈在2012年的时候因病去世。后来他爸经人介绍再婚,他们家就变成了重组家庭。

可能因为这种尴尬的关系,我老公基本很少跟他爸爸沟通,一年到头也打不了几次电话,父子俩十分生疏。

在我有限的几次接触中,我感到我老公的家庭关系非常淡薄。他爸是个不爱表达的人,他还有个姐姐在上海,也跟家里不怎么联系,姐弟关系并不亲密。

我不知道他们家这种冷漠的氛围是怎么来的,或许跟她妈妈的去世有关。听我老公说,自从她妈妈走后,他爸整个人就跟感情封闭了一样。而从那以后,父子俩的沟通也就更少了。

对他来说,家就像一个冷冰冰的冰窖。

不过相比面对家人时的沉默寡言,我老公跟我在一起时则要开朗许多。

我跟他大学都是在武汉读的,但不同校。2017年因为参加了同一个沙龙活动相遇,2018年就在一起了。2019年我来北京读研,毕业后顺利进入一家互联网大厂工作至今,他则一直留在武汉读博。

第一次讨论彩礼是在2020年左右,我先提出的。其实我父母没有特别要求,但是我觉得结婚的话,彩礼就应该得有。我知道我父母大概率不会要,这个钱最后肯定给我们小家了,所以我就提出了13.14万。

一开始聊彩礼的时候不算太波折,尽管他爸最后把彩礼砍了几万。

当时他爸觉得,哪有这种带小数点的彩礼,说只能给个整数:10万。那会儿我一直觉得他爸爸很不容易,想着以后一定要好好孝敬他爸,彩礼多与少都无所谓,所以10万我也答应了。

他爸爸有一个存折,里面是专门为我老公结婚攒的钱,据说有60万到70万。当初他爸说,我们彩礼、买房的钱都从这里出,该给的时候就会给我们。我听了挺开心的,根本没想到事情后面会变成那样。

10万元彩礼情况统计

2021年到2022年的跨年夜,我老公来北京向我求婚,我们约定好等他一毕业就领证,于是便开始准备起结婚买房的事。只是没想到真正到了“该给的时候”,他爸却反悔了。

2022年,他爸经村里人介绍,找了个当地人再婚。这件事还不是他爸跟我们说的,而是跟他爸结婚的那个阿姨,在我老公回家商量婚事的时候,主动告诉我老公的,我老公当时就懵了。

后面就是我们吵架的导火索,原本他爸准备给我们买房用的60万到70万,“不翼而飞”了。

一开始我老公给我传达的意思就是他爸可以支持60、70万,结果就在得知他爸再婚的消息后,他爸突然说给不了这么多,并把存折给我老公看,发现里面一共就30多万。买房的钱少了一大半,这巨大的差距让我无法接受。

当时我便表示不同意,并提出彩礼要再加10万到20万,起码要多加10万。但他爸的意思是,就这些了。而且这30多万还包括10万的彩礼、三金和后续办婚礼的费用,还不能现在给,得后续买房的时候再给我们。

了解到这些情况后,我特别生气。关于彩礼,我自认要得并不多,而且他爸说少三万就少三万,我也毫无怨言。结果现在事到临头告诉我,买房的钱也给不了那么多了,这让我很愤怒。

我不知道自己的情绪是否正确,我爸妈听后也不太开心,觉得事情不应该是这样。因为我本身就已经在和他们儿子在谈婚论嫁,结果他爸跟阿姨先领证了,我们俩是被通知,从他阿姨嘴里得到消息,后续买房的钱还莫名其妙少了一半。

他爸本来说过,已经跟新任提前说好,承诺过的都会给,但是现在什么都没了。以后他爸也不会提供任何帮助,因为他爸也有了自己的小家。

因为这事,我跟我老公大吵了一架,并跟他提了分手。

在我印象中,我老公家一直都很“人情淡薄”。我曾了解到,他爸爸的兄弟在很小的时候就因为各种原因不在人世了,所以奶奶家这边基本没什么亲戚。后来她妈妈去世后,连唯一有联系的舅舅也不再来往。

我不知道这是不是造成他爸爸冷漠的原因,但我知道的是,他爸并不懂得如何爱孩子。而当我来到他的家庭,这种“漠视”也终于刺向了我,令我不得不选择逃开。

但多年对我老公的了解,有时也让我忍不住替他难过。

相比起他家,我家就是那种人丁兴旺的大家庭,兄弟姐妹齐心协力,逢年过节都十分热闹。这种温暖的氛围让老公曾不止一次说过,很喜欢我家的“人情味”。

我们在一起多年,一直是他承包家里的活儿,包括做饭。他一直说他做饭没有他妈妈做得好吃,可惜我并没有尝过。有时候一边吃饭,他会一边感叹,不是记忆中的味道。

偶尔他也会把饭菜的照片发到家族群里,但每次只要发到他们家那个群时,消息就跟石沉大海了一样,没有回应,而发到我家的家族群时,我爸妈都会特别热情地夸赞他,并和他一起闲聊家常。所以他很喜欢我家。

那次吵架提分手后,他特意从武汉飞过来道歉。我开门的时候,还发现他手上还提着几袋子菜,准备做饭给我吃,那一刻我的心情非常复杂。

其实我也能明白他夹在中间的为难。我感受得到他的孤独,也了解他们家以前其实生活挺拮据的。因为他妈妈生病,之前欠了很多钱。对于这次彩礼的事,他也一直在道歉,说可能自己没有跟他爸沟通好,误解了他爸的意思,也高估了他爸的能力。

没办法,我再次妥协了。最终在订婚时,他们家给了我父母10万块彩礼。婚礼前,我父母又交还给我,最终我们都拿去添在了买房的首付里。

尽管每次想起彩礼这个事,我还是会感到委屈生气。但事已至此,我也不想再计较了。他的家庭不是他所能选择的,但我们未来的生活却是我们自己能掌握的。

现阶段,我们的目标就是攒钱,等未来几年房价稳定后买个自己的小房子。每天上班、下班,一起买菜做饭,日子就这么平平淡淡的过下去。

如果将来有孩子的话,我一定会给他准备彩礼,并且竭尽我全力去帮助。

刘刚 交互设计师 2020年结婚  

辽宁&湖南  彩礼10万

我今年40岁,在同一家大厂工作了15年,一直从事设计工作,一开始是做设计,后来带了一个小团队。

我和老婆相恋于2010年,结束了9年的爱情长跑后,婚礼选在了我的老家辽宁朝阳,女方的答谢宴则是在她的老家湖南邵阳的一个县城里。

2020年3月,我和妻子回家,已经忘记自己是第几次回到这座湖南的小县城了。妻子是邵阳市绥宁县人,距绥宁县100多公里的洞口县便是“微信之父”张小龙的出生地。

每次去绥宁,都要先坐飞机到武冈市,从武冈机场出来,再坐一两个小时的汽车,穿越崎岖盘旋的公路,才能到绥宁县。湖南人好面,我印象很深,第一次去湖南,老婆的哥哥特意向舅舅借了辆奔驰来接我们,具体什么型号忘记了,但十分豪华气派。

岳父母对待彩礼的态度是一定要有,但并不在意金额多少,彩礼更像是他们给自己、给家族里的长辈的一个交代,也像这场仪式中最关键的道具。

妻子的家在县城最繁华的街道上,房子是岳母早年间开饭店赚钱盖的。她家是整个绥宁县的第一栋楼,岳母每次和我聊天,都会聊她人生高光的那几年。

岳母是一个非常干练、高光无数的事业女强人。年轻时就在县城中开了第一家饭馆,自己炒菜自己当老板,赚来的钱盖了县城中的第一座四层小楼,之后又盖了一套。

妻子成为同学们最羡慕的角色,家有饭店、吃喝不愁,买吃的都是一车一车地买。去年岳母来北京帮我们照顾孩子,全年只有阳了的两天没有休息,剩下的时间都在带孩子、做家务,一刻也停不下来。

相反岳父在开饭馆的过程中隐身,没有出现。这也是现在岳母一直埋怨发牢骚的原因,因为这些都是她一个人撑起来,最极限的时候,她一人能撑起20桌酒席的菜品,全靠她一人炒。

岳父是一个充满江湖气的人,社交能力满分。年轻时没有一个相对稳定的工作,最喜欢做的事情,就是现在的庭外调解员。哪里发生交通事故后,他负责画事故分析图,当时那个年代没有相机,全靠岳父的笔,不知道他从哪里学的技术,交警和事故双方还都只认岳父的判断,后来随着监控的普及和全国联网,岳父才放弃这一爱好。

有一次我和岳父一起出门办事,到了目的地后,他才发现自己穿的皮鞋完全不一样,一只棕色,一只黑色。和亲宴上,岳父也没有特意打扮,没抹发蜡、没刮胡子,依旧穿着平常的旧衣服,和亲戚们插科打诨。

10万元彩礼情况统计

但正是如此不在意规矩的地方,对婚礼和女儿出嫁却十分重视。在岳父母眼里,女儿出嫁是件大事,彩礼则更像是男方对于女方的一种价值认同,结婚要风风光光的。

我没有直接和岳父母商定彩礼的数额,是通过妻子来传达。她向我列了几个数字,六万六、八万八、十万、十八万八、二十八万八,我取了个中位数。

过了一两天,妻子向母亲表示彩礼的数额,岳母的反馈我有些模糊,但在我印象里至少不是不满意。

给彩礼当天是答谢宴前一两天的和亲环节,全天阴天,我和妻子的核心亲戚们先吃了一顿饭,喝酒的男人们在主桌,不喝酒的女人们在两侧的小桌子。

和亲前夜,岳母告诉我要用她准备好的红布把钱包起来。总共十万,分成两摞,一摞五万,一万一捆,总共十捆,被红布包裹成四方块,像一块大砖头。

第一杯酒下肚之后,我看时机合适,双手便捧着四四方方的十万块交到了岳父母的手里……

但令我没想到的是,当天晚上这笔钱又回到了我手里。

和亲宴当晚,我和妻子正准备睡下时,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。打开门一看,是岳母,手里抱着红布裹着的钱,当时我以为是不是给少了?直到岳母开口表示:“这个钱你拿回去吧,我们也没给你嫁妆,你们刚买完房也不容易,快把这个钱存起来吧。”

意外之余有些感动,之前是不知道会归还的,即使归还也感觉不会是原数,多少会留些补贴老两口家用。

当时我作为东北人,也很好面,还推辞一番,最后在岳母的执意要求下,由妻子收下了。

第二天我就和妻子去临街500米的农业银行,把钱存了下来。事后我才知道,妻子老家还有个习俗,男方去提亲还要给亲戚们撒红包,当时我完全不知道,这些钱都是岳母帮我垫付的,每个红包300-500元不等,总额也要超过1万了。

岳母的高光时刻始终伴随着遗憾和不甘心,她总会和我说,当初怎么没走出这个小县城,也应该去北京上海,家里的房子应该再盖得高些。

如今,岳母也慢慢释怀,将那些期望的生活放在女儿身上,她能在大城市结婚生子买房,站稳脚跟,也算是一种弥补吧。

我总会觉得自己给妻子的爱不够多,我们是先办的婚礼后领的证,因为我想给她买套房子,上面只写妻子一个人的名字,价值三四百万,我付了95%以上的房款。彩礼不在多,却是份心意,可见真心,同样,房子也是。

彩礼结婚男友 新浪众测 新浪众测 新浪科技公众号 新浪科技公众号

“掌”握科技鲜闻 (微信搜索techsina或扫描左侧二维码关注)

相关新闻
本文来源于网络,不代表湖北之窗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
转发到:
拓展阅读
阿里云服务器
腾讯云秒杀
Copyright 2003-2024 by 湖北之窗 hb.jsxwn.cn All Right Reserved.   版权所有